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舒 适 沙 龙

Welcome to my salon

 
 
 

日志

 
 

枣树(原创)  

2010-10-28 21:32:50|  分类: 苔痕集【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喜欢枣树。

枣树 - 舒适 - 2008.10.17开博

       我家前院的前面隔一道矮墙,就是老叔家的后院,里面就有一棵三丈高的枣树。春天看着它长叶,夏天,看着它开花,秋天看着一串串的枣子由青变红。某一天,老婶儿隔着墙招呼了:“打枣了,捡枣儿来啊!”我们雀跃着爬过墙。老叔已经爬到了树上,手拿一根长长的木杆,朝树枝上揎着,赭红色的枣子便噼里哗啦地落下来,我们赶紧往篮子里捡。那枣子滑滑的,拿在手里就像握着一颗颗红宝石。这种劳动是愉快的,既不累,又有甜甜的枣子可吃,就好像夏天的早晨去采蘑菇,秋天去高粱地打乌米,比做快乐的游戏还快乐。捡完以后,每个孩子的绔兜里都装得满满的。

       在三年困难时期,老叔家的那棵枣树砍掉了,并且是连根儿挖掉,在那里种上了蔬菜。枣子毕竟只是一种水果——或者该叫干果——属于奢侈品,远不像粮食蔬菜重要。在连稀粥都喝不饱的年代里,谁还敢“奢侈”呢?但我当时很不理解,每当望过去,不再看到那棵枣树,心里也光秃秃地了。虽然枣树已经被砍掉四十年了,但我还经常梦见它。

       枣树大都长在不起眼儿的地方,墙角、园边儿、土坎根儿。树干并不粗大,很少看见超过一搂粗的。枝桠也很细,而且多曲折。我想大概是由于水分和营养供应不足,每年只能长出一节,然后再蓄积力量,准备着下一年的冲刺吧。宁可改变方向,也要努力向上,这需要多么倔强的性格和顽强的毅力啊!每一节树枝上都有一根尖锐的刺,大概是它为了防止别人攀折而不得不备的维系生命的武器。枣树的木质坚硬如铁,颜色也灰黑如铁,虽不悦目,但给人以力量。枣树的叶子呈卵形,对生,薄而小,色嫩绿淡黄,如春天的嫩柳,光滑而明亮,让人感到明媚,蓬勃,充满青春的气息。枣树喜光,但并不独占,它让如水的阳光从枝叶的缝隙间洒下,去照亮脚下的低矮植物。它的果实如卵,不大,不像苹果红灿灿地炫耀于枝头,却密密地排成一串,光洁莹润,似珍珠,如玛瑙。摘下来就吃,又甜又脆;晒到半干,则香甜如蜜,用来泡茶,煮粥,补血补气。耐贮藏,几乎可食长年。

枣树 - 舒适 - 2008.10.17开博

 

       看到枣树,我常想到穷人家的孩子。他们不像“富二代”和“官二代”那样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可以借助金钱和势力飞黄腾达,只能一节一节地艰难地成长,进取的道路何其曲折。正因如此,才使他们具有了顽强的意志。他们没有值得炫耀的出身,只能用一串串的业绩证明生命的价值。他们没有藤的柔顺、柳的婀娜、苹果的媚颜,不易被人喜欢,还常常被斥为“刺儿头”,但是一个没人庇护的生灵,不学会保护自己,何以有立足之地?这不也是一种在艰难中力求生存的可贵的品格吗?

       我是穷人的孩子,我喜欢枣树!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