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舒 适 沙 龙

Welcome to my salon

 
 
 

日志

 
 

解冻【原创】  

2011-03-27 17:28:13|  分类: 苔痕集【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冻【原创】 - 舒适 - 舒 适 沙 龙

       水上公园的冰解冻了。今天,已经看不见一块儿冰凌,只见汪汪碧水在微风里荡漾着,皱起一条条鱼脊似的波纹。朝阳的金光洒在水面,便有成百上千的小镜子调皮地闪烁着,一定是为初临春风、乍见艳阳而作的快乐的舞蹈。看到这些绿水,人们有理由相信:岸边的垂柳用不着再用多长时间就要绿丝轻扬,因风摆舞了。

       其实,在正月里,就有水冲溢出来,是从两湖之间的坝基上。今天溢出来一股,漫上坝根下的一片,夜晚又被冰封上;明天又溢出来一股,比昨天浸润的面积大些,夜晚又被冰封上。但是水的领地一天天在扩大,冰的领地一天天在缩小,最后即使是那些“顽固不化”的,也终于被水掩盖了,变成今天所见的“一碧万顷”。

       看来,要想冲出冰层,首先需要自己具有“不安分”的活力,一潭死水是不太容易复苏的。朱熹说的“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真是具有深刻的哲理。当然,最后融化的,还是被大桥阴影遮蔽的地方,但是也只是推迟了日期,并不能阻止水的融化,春天的脚步是阻止不住的。大桥要是早明白这个道理,就不该白费力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