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舒 适 沙 龙

Welcome to my salon

 
 
 

日志

 
 

帘卷西风(原创小说)  

2011-03-03 11:09:57|  分类: 灯影集【小说戏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萧瑟秋风(原创小说) - 舒适 - 舒 适 沙 龙
 

       老王家二奶奶回来了!平静的小山村像是注射了一支兴奋剂,立刻骚动起来。老人们想看看二十来年的风霜在她那张俊秀的的脸上留下了怎样的印记,青年和孩子们想一睹这个传奇人物的风采。但是,最想见她、她最想见的人却没有来。

       当年,王家老爷子带着老太太从山东一担挑过来的时候,房屋一间,地无一垄,便在地主老陈家做佣工,两口子身体强壮,又吃苦耐劳,几年下来,自己压了两间小窝铺,陆续生了三个儿子——老大王海,老二王河,老三王江,又陆续开了七八亩地,日子过得有模有样了。但也许是劳累过度,老两口没有活到六十岁,就相继去世了。王海接过生活的重担,继续奋发图强,竟买下了十来亩地,盖上了五间瓦房,还拴了大车。但他为了两个弟弟,终身未娶,硬是托媒人给老二王河说了媳妇。媳妇是偏僻的杜家山的,用王海的话说,山沟里的姑娘能干!结婚那天,院子里张灯结彩,鼓乐喧天,村里人都去帮忙。当花轿停在大门口,新媳妇从轿里一出来,那些年轻人的眼睛都放光了:“真俊哪!”“看那身量,多苗条!”“那双眼睛才叫水灵呢!”从此,一到晚上,老王家总是欢声笑语,热热闹闹。在这人群里,就有二十岁的英俊小伙陈伍。

       谁想到,第二年春天,王海赶着大车给老陈家拉石头,车翻了,滚下的石头砸伤了他的脑袋和胸脯。临死的时候对王河说:“想法儿给老三张罗个人儿……”老三王江已经十九岁了,可是从小就赖巴,天天大烟针儿陪着,啥活儿也不干。谁愿意把姑娘嫁给这样一个人呢?他没有媳妇,便经常耍气,骂完这个骂那个,无事生非,谁劝也劝不了。

       这年夏天,二奶奶生下一个男孩儿,虎头虎脑的,两口自然很高兴,给孩子取名虎生。天有不测风云,三年后一个秋天的夜里,突然下起了大暴雨,听到“哗啦”一声响,王河说:“不好!后院墙倒了。水要是冲进来,房子就危险了。”披上衣服就往外走。二奶奶说:“水那么凉,着凉咋办?”“顾不得了!”半小时后,王河回屋了,哆嗦得筛糠似的。二奶奶赶紧用被子把他捂上,又熬了一碗姜汤。但是王河一病不起,医生说是重伤寒,治不好了。冬至那天,王河死了。二奶奶抱着孩子,自是哭个不住。

       丈夫一死,家里家外的活儿全都落在二奶奶身上。白天还好说,如果天气好,就把孩子带到地里;天气不好,就把孩子寄放在村里要好的娘们儿姐们儿那儿,一个人下地。最怕的是晚上,累了一天的她,想早点睡。王江来敲门了:“嫂子,一个人不孤单吗?”二奶那个气啊,便哭着说:“老三,你还是人吗?有别人欺负的,还有你欺负的?”有一次,他居然顺窗户爬进来,抱住二奶奶不松手,二奶奶奋力挣扎,给了他几个嘴巴,可他还是往被窝里钻,二奶奶抓起枕边的剪子,厉声大喝:“你再不出去,我就攮死你,攮不死你我就自杀!”王江无可奈何地出去了,边走边骂:“臭婊子,早晚有你的好!”从此,二奶奶每天睡前,都得把门关好,再用菜刀别上,不管天气多热,从来不敢开窗子。不出两个月,一朵花儿似的二奶奶憔悴了,瘦得皮包骨,脸上长出了细密的皱纹,就像一个山楸子。

       陈伍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自家的活儿干完,就抽空帮帮二奶奶,春天的地是陈伍帮着种的,秋天的庄稼是陈伍给拉回来的,有时还给她送来点吃的。王江发现后破口大骂:“狗犊子,想占便宜?还轮不到你呢!明天我就养条大狼狗,咬死你个盗花贼!”不几天儿,他真就弄了一条狗来,白天训练捕食,晚上拴在大门口,汪汪地叫得很凶。从此,再没有人敢着二奶奶的边儿。

       二奶奶一看这日子实在没法过了,就托娘家一个远房亲戚在二百里地外找了个人家,打算带着儿子嫁过去。于是找来村里几位有威望的长者和王江说了,王江自然是百般阻挠。但二奶奶主意已定,执意改嫁。王江无奈,提出一个条件:“虎生是老王家的根儿,不能让她带走,我指着他养老呢!她要带走,我就死给你们看!”来人们为了息事宁人,就压制着二奶奶认了。临走前一天晚上,她约了陈伍来到村边的大树下,流着眼泪说:“五兄弟,我连累你了。你对我的好我多咱也忘不了,早点儿成个家吧。”陈伍说:“啥也别说了,是我连累了你。以后能回来时回来看看,我哥已经给我张罗娶媳妇了。”“那就好……”二奶奶流着眼泪走了。一到家,王江又骂上了:“臭婊子,快找人浪去吧!我可跟你现不起这个眼!”第二天,二奶奶给孩子喂完奶,拎了一个小包袱,泪眼吧擦地走了。

       等虎生十一二岁的时候,已经入合作社了。王江自然不会让他上学,而让他整天替他跑腿儿,伺候自留地;再大一点儿,就开始参加生产队劳动了。王江的大烟针儿是扎不上了,改吃了麻黄素、樟脑酊、强痛定。家里工分儿挣得少,口粮自然少些,他又爱吃好的,不到四月就没粮食了,于是就天天蹲在高坡上骂街:“他妈的,新社会还能饿死人咋地?”村干部可怜虎生,于是就得照顾他。有时他问虎生:“知道你爹咋死的不?那是你妈气死的!她跟着陈伍,让你爹当王八。后来跟陈伍被掐断后,就扔下你嫁到远处的八间房了。这些年我又当爹又当妈地把你拉扯大,你可得有良心啊!”虎生相信了,再看见陈伍,总是怒目而视。

       虽然虎生身体壮,能干,又会做家务,但没人给媳妇。一是嫌他没文化,二是因他叔叔臭名远扬。后来终于有一家同意把女儿嫁给他了,是个哑巴姑娘。哑巴就哑巴吧,咋也比打光棍儿强。于是过了彩礼,准备八月结婚。虎生很看重结婚,于是和叔叔商量把他妈接回来,也好给他做两套行李和衣服。王江同意了,于是在八月初,二奶奶就回到了离别二十年的曾经的家。

       现在的二奶奶,虽然老了些,但人们还是能从面相上回忆出当年的风韵。白天,娘们儿姐们儿说说笑笑地讲着这些年的事儿,二奶奶也很高兴;可是到了晚上,人走了,虎生去亲戚家借钱还没回来,王江又凑乎到二奶奶跟前来,嬉皮笑脸地说:“好嫂子,这些年你就没想我?可怜可怜兄弟吧。”二奶奶把脸别过去,说:“咱们都老了,自重一点儿吧。你不要脸我还要呢!”王江正要上前拉拉扯扯,大门响了,虎生回来了,王江赶紧闪到一旁,眼睁睁地看着二奶奶去儿子那屋了。

       第二天吃完早饭,虎生要到集市去买布,二奶奶不敢在家呆,就出去各处走走,是的,这些年了,不想人还想地方呢。她走上后山的坡梁,回头望望村子,又向梁那边的勾勾叉叉望去,看见沟边儿的地里有个人扶着耠子挑谷茬,那高高的个子很像陈伍,于是她朝沟边儿走下去。她哪里知道,远处,正有一双眼睛贼溜溜地盯着她呢。

       没到中午,虎生买布回来了,进门就问:“我妈呢?”王江拉着长声说:“看看去吧,正在沟边儿和陈伍叙旧情呢!”虎生一听,怒从心头起,抄起一根镐把就出了门。在梁上就看见母亲正和陈伍坐在地头。他想,好你个陈伍,你把我们家糟践得够惨了,你还……他悄悄地绕到他们身后,举起镐把,猛地朝陈伍的脑袋砸下去,陈伍没来得及叫一声就倒了下去,白色的脑浆流了出来。二奶奶愣住了,半晌,才抱住虎生的大腿哭起来:“儿啊,你闯祸了!你这是干啥啊!”说完,拉起虎生就往家走,但是她已经走不好路,倒是虎生把她拖了回去。

       不到半个钟头,警车鸣着警笛开进了村子,在大门口刚停下,就跳下十几个拿着枪的警察来,有几个迅速地围住了院子,另几个来到虎生面前问:“你叫王虎生吗?”没等虎生回答,一个警察一脚把虎生踹倒,掏出绳子把他五花大绑起来,又在两只脚腕砸上了漆黑的脚镣,然后拉起来,推向警车,随着脚镣“哗啦哗啦”的响声,刮起一股股尘土。二奶奶扑上去,被两个警察推到一边。虎生回头望着母亲,发红的两眼直直地,说:“妈,没事的!”警车开走了,二奶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我的儿啊!我那可怜的儿啊——”哭声在秋天的风里传得很远,很远……

       第二天,公安局又来把王江和二奶奶带去。晚上,二奶奶回来了,王江却被留下关进看守所。半个月后,在当地召开了公审大会,虎生戴着手铐,手里拎着拴着脚镣的红绳;王江被绳子捆着,两只眼睛像是死鱼。宣判结果是:王虎生,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王江,犯指使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立在人群里的二奶奶一听,一下跌坐在地上。

       不几天,乡里就接到通知,说王江在监狱病死,允许家属去收尸。可是有谁会去给他收尸呢?

       在虎生被执行那天,二奶奶早起包了十几个饺子,让别人搀扶着去看儿子最后一眼。拉着虎生的警车停在小学校的一间教室前,虎生被拖下来送进教室。教室,对虎生来说十分陌生,他曾经怎样地羡慕过别的孩子走进教室啊。这时二奶奶被警察带进去,进屋就哭起来:“儿啊,妈对不起你啊——”她搂住虎生,摸着他戴着手铐的手,泣不成声。警察说:“有什么话快说,不要耽误行刑的时间!”二奶奶拿出还没太凉的饺子,用筷子夹住,颤抖着送进虎生的嘴里。喂了三个之后,虎生摇了摇头说:“吃不下了。妈,你多保重。”二奶奶把脸贴在儿子的脸上,母子俩的眼泪流到了一起。“好了,时间到,家属退出!”警察厉声大喝。二奶奶被拉到门口,虎生也被拉上了车。警车鸣着警笛驶进了公路旁的一条山沟,随着一声闷响,一股殷红的血喷出来,虎生栽倒在地上。二奶奶昏了过去。她早请好的人把虎生的尸体弄回村子,埋进已经挖好的土坑。

       第二天,几个女人想去安慰安慰二奶奶,发现屋里空无一人。大家说:“人哪儿去了呢?”有人说:“是不是到儿子坟上去了呢?”众人出来去寻,老远就发现一个人挂在坟边的一棵歪脖树上。跑过去一看,正是二奶奶,用手一摸,已经硬硬的了,只有两鬓夹着银丝的蓬乱的头发,在瑟瑟的秋风中一丝丝地轻轻颤抖着。

       正是:

帘卷西风冷似霜,香消玉损确堪伤。

为人莫做刁滑客,说与世人思短长。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