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舒 适 沙 龙

Welcome to my salon

 
 
 

日志

 
 

文俊叔  

2015-08-06 17:26:18|  分类: 灯影集【小说戏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俊叔 - 舒适 - 舒   适   沙   龙
        在我们村里,文俊叔也算得上一号人物。
        他有四个外号:“赖吧羊”,“扁簩子”,“王三公子”,“小诸葛”。
        叫他“赖吧羊”,是因为他属羊,个头不高,又很单细,虽然没病,但是身体总不太强壮,硬活干不了,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
        叫他“扁簩子”,是因为他脑袋比较扁,村里人都说是他小时候他妈给他枕一个红高粱装的枕头,睡过了头,所以后脑壳扁平扁平。其实他长得并不难看,可以说比较俊俏:黄白色儿;眼睛圆圆的,虽不很大,但很灵动;小嘴儿长得很乖巧,一笑往上翘着,挺招人喜欢的。
        叫他“王三公子”,是因为他虽然没上过几天学,但琴棋书画似乎都来得。他家的墙上,挂着他写的字画,把一些笔画弄成花儿鸟儿样儿,挺新鲜的;他家屋里经常传出铮铮琮琮的大众琴的声音,虽然曲目只有《东方红》和《苏武牧羊》,但听起来也很悦耳。
        让人诟病的,恐怕是因为他的“风流多情”了。他对女人似乎格外有兴致,和女人说话时,嗓音变得格外“奶油“,表情格外生动,眉飞色舞。新正闹秧歌,他总是扮成女性,包一个小纱巾,鬓角缀上几朵花,每随着鼓点儿把手绢儿往后一甩,眼神一飞,那个媚劲儿就别说有多大的挑逗性。他年轻时做过“乡邮”,天天骑着自行车往乡下给人送信送包裹,不知怎么搞的,和一个丈夫在外地工作的媳妇搞上了,可能是因为没钱给人家,那个媳妇到邮局把他告了,于是他被下放,成了普通的农民。
        天生一个情种,可是婚姻却很不幸。他的父亲早就去世了,只有母亲和一个妹妹。由于家境贫寒,娶了一个自来有病的妻子,个儿不高,胳膊上有漏疮,干不了重活儿,大都躺在炕上,生了一个女儿后死了。后来又娶了一个,模样不赖,个头高,也比较粗实,脸蛋儿红红的,洒满了雀斑,身体不错。婚后几年,生了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可谁想到,她就得了急病死了呢?于是他又成了孤家寡人。
        “王三公子”是耐不住孤单寂寞的,不久,在集上就和一个媳妇搭个上了。那媳妇离我们这儿三十来里,有丈夫也有儿子,不知怎么就搭个上了。五天一个集,集集来,住一两宿再走,大家都叫他“临时工”,文俊叔并不在乎。小辈们看到他,就笑嘻嘻地问:“文俊叔,临时工又来了吧?”文俊叔也笑嘻嘻地说:“别看是临时工,可长期使用!”“什么时候转正啊?”“转正嘛,那就看造化喽,呵呵。”然而造化并没有眷顾他,两年后,临时工提出要和文俊叔做门亲戚,让文俊叔把女儿嫁给她儿子。文俊叔一听,十分高兴,以为这样更利于长久保持这种关系,立马答应,连彩礼都没要一分。可谁料到,儿女结婚后,临时工再也不来了——大概是顾及了脸面和家庭。
        赔了夫人又折兵,文俊叔自然很失落和懊恼。但我说过,文俊叔自然是耐不住孤单寂寞的。前院只隔一道小墙,住着他的堂弟,堂弟有个年轻漂亮的媳妇,文俊叔天天看在眼里,馋在心里。有一天,下着小雨,吃过早饭,他隔着窗子看见堂弟出了院子,就越过小墙”串门儿"去了。弟媳给他倒了一碗水递过来,他顺势拉住弟媳的衣服前襟儿:“这件衣服真漂亮啊!”弟媳一看他那馋样儿,把一碗水泼了他一脖半脸,大骂:“牲口!滚!”他一边擦脸,一边继续搭讪:“妹子,别这样,就当可怜大哥了。”弟媳拿过暖瓶就要往他身上砸,他吓得赶紧跑,在翻越矮墙时,脚底一滑,摔倒了。他试图爬起来,可是站不起来。这时兄弟也回来了,听媳妇一说,大骂“牲口!”上去踹他两脚。文俊叔的儿媳听见吵闹声,就赶过来,看见公公瘫在泥地上,听到嫂子的叫骂,明白了怎么回事,手指着公公咬牙切齿地说:“你呀你呀,现八辈子眼了!”无奈找来丈夫,把他抬回屋里,扔在炕上,不再理他。午后,不只是谁去找的呢,族中德高望重的老爷来了,让他儿子找来了前院兄弟两口,听他们控诉了文俊叔的“罪行”。老爷沉思一阵开口了,先是痛骂了一阵文俊叔,大意是“朋友妻上不可欺,何况弟妹呢”之类,并责成文俊叔赔礼道歉。文俊叔尽管下身动弹不得,还是自打了几个嘴巴。老爷又劝那两口:“家丑不可外扬,打断骨头连着筋,又没有什么后果,他也知错了,就原谅他这一回吧。”回头对文俊叔的儿子儿媳说:“不管咋地,他还是你爹,到医院给他看看,该治还得治,没钱我先拿着,总不能让他摊在炕上啊,你们伺候起来也麻烦。”
        就这样,文俊叔在炕上瘫了近半年,终于能拄着拐杖下地了。
       为什么叫他小诸葛”呢?因为他爱卖弄小聪明。文革那年月,村里的黑板报上写篇文章,其中有“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过程中”一句。他看到后就洋洋得意地说:“毛主席真是伟大英明,天下的事没有不知道的。你看,这儿不写着呢?‘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过程中’,就连咱村程中过给他叔程万礼当儿子的事儿都给写出来了。”大家听了,都大眼翻白眼了。
        还有一年暑假期间,我回了老家。一天午后,在大门口遇见了文俊叔,刚唠几句嗑,参加完高考的侄子过来了,我就问他考得咋样,题难不难。文俊叔插话了:“你说参加高考的得有多少人?全国三十多个考场呢!”侄子说:“不可能吧,咱们县就七十多个考场呢,我就在七十三考场。”文俊叔并不羞赧,继续说:“你说那年高考考啥题?人家问世界上最高的山是什么山,最高的峰是什么峰。”侄子说:“那还不简单?喜马拉雅山、珠穆朗玛峰呗!”文俊叔得意地笑了:“那就错了!应该是孙中山、华国锋!”侄子目瞪口呆,问我:“大叔你说,能有这样的题?”我说:”也许有吧,世上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没有。“我也笑了。
        他会掐算,谁家丢了个小猪羔儿、钥匙串儿之类,都找他去掐算,他掰着手指头,口里叨念着大安、小吉、四喜、空亡之类,有不少次都算得很准。自打腿出了毛病后,农活是干不了了,但总得弄俩零花钱儿啊。怎么弄个无本的生意呢?正好这时附近看风水的王瘸子去世了,于是他开始自学易经,买了个罗盘,见人就讲吉凶祸福之类,把自家的坟茔也挪了地方。可是人们都说他其实并不会看,心术又不正,好给人使坏,也没几个人找他。
        他鬼点子比较多。前院兄弟的儿子二十七八了,可还是寻不上媳妇,两口急得火上房。好不容易有人给介绍了一个有点跛脚的姑娘,但要的彩礼很多。不要吧,怕以后没人给;要吧,没有那么多钱,两口愁得没法儿。文俊叔过来了,说:“那愁啥?就看小子有没有能耐了。”兄弟说:“他有啥能耐?要有能耐还等到这时了?”文俊叔呵呵一笑:“你们就应下来,先凑点儿定亲礼,五月节把她叫来,让小子先把她办了,生米煮成熟饭,怀了孩子,她还不依?”兄弟家按文俊叔的话做了,六个月后,女方果然把彩礼减了一半。
       为了凑这一半彩礼,堂弟想辙了,在一天黑夜,去离家十多里的一个村子偷来一匹马,栓进偏房里,准备两天后去五十里地外的集市去卖。这事不知怎么被文俊叔发现了,也许是他半夜睡不着觉,坐在窗子前抽烟时看到的吧。第二天没等吃早饭,就来到村头。一会儿,他看见三个人过来了,问道:“你们是哪个村的?干啥来了?”那几个人说是来找昨夜丢失的马。文俊叔挤眉弄眼地说:“如果有人帮你们找到,有没有酬谢?”几个人交换了一个眼色,说:“有的有的。”一个人掏出二百块钱递过来:“大哥,帮个忙吧。”文俊叔接过钱,说:“跟我来。”于是他把几个人带到堂弟家门口,推开门儿就喊:“老兄弟,人家来找马了。”堂弟两口一听,有点惊慌失措了。文俊叔说:“今天早晨咱俩从地里拉回来那匹马有人找了。”又回头对那几个人说:“这牲口可真遭践人,把我兄弟的庄稼祸害了一大片,你们赔俩钱吧。”那几个人又掏出二百。文俊叔瞪着眼睛说:“就 给二百?损坏的庄家不说,一匹马值多少钱?”那几个人说:“大哥,那你说多少?”文俊叔伸出五个手指头晃了一下。另两个人瞅了瞅那个矮一点那个,大概是马的主人吧。矮个子掏出五张百元票,递给堂弟。堂弟到偏房里把马牵出来交给人家,那几个人假意客气了两句,走了。
        堂弟瞪着眼问文俊叔:“你给支应过来的吧?”文俊叔急了,“你这是什么话?我还成了眼线了!好心成了驴肝肺,要知道你会这么想,我倒不该结这个围。人家循着马蹄印一路找过来,就要到你家门口了,我这才迎住他们,替你开脱。要是告你个盗窃罪,不把你抓起来也得罚款。切,好心成了驴肝肺,不说给我点酒钱,还这样污蔑我。啧!啧!”堂弟不好意思了,说:“老哥,我不是那个意思。给,这一百你拿去买瓶酒吧,自家人就不说谢了。”文俊叔接过钱,悻悻地走了。
        文俊叔现在已经八十来岁了,可是身体还好。今年夏天回家看见他,一身黑色的衣褂,上衣下摆扎在裤腰带里,留着很长的胡子,眼神依旧灵动,拄着一根拐杖,很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虽然被叫做“赖巴羊”,倒是很禁熬磨。
        村里人对文俊叔,褒奖的少,诟病的多。在我看来,他不十分好,也并不十分坏。多才多艺,聪明智慧,本是长处。他是生在农村,家境也不好,才无大成;如果生长在优越的环境中,也许会成为艺术家呢。至于他的风流,也情有可原,两任妻子相继离世,一个人孤单度日,寻花问柳也是难免的,几个风流不下流?他的坏心眼儿,恐怕也是被贫困逼出来的。“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那是极少数人能做到的高尚事,至于小民,吃饭乃第一要务,更何况威武者屈的也不少,富贵者淫的则更多。我想,文俊叔要是大富大贵了,褒奖一定比诟病多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