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舒 适 沙 龙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日志

 
 

【转载】10号《台北爱情》21  

2016-08-14 09:2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企鹅人《10号《台北爱情》21》

《台北爱情》剧本——王娜同名小说改编

              ——献给60万流落台湾国军——

10号《台北爱情》21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第五集

125.士林官邸,客厅

镜头同120,叶华仍然在拉琴

  苓:含著眼泪。“我想出去走走。”她起身。

  统:心情沉重。“我也想出去走走。”起身。两人来到门口走廊上,走廊上的灯光映照著雪地。一切又静止又美丽。

  苓:“《感恩的心》太令人感伤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令人心酸的音乐。”她用手帕擦一下娇脸。

  统:“我也是。”

两人在走廊上默默地站一阵。

  苓:望著西方,“叶华的音乐使我回忆起从前的南京与重庆,我认为我们住在这两个地方的日子里,是十分幸福的。”

  统:神色凄凉。“可是亲爱的,我们已经失去它。”

  苓:“虽然失去它,但是你曾经拥有过它。”

  统:“我拥有过它又失去它,这不是让我活得更痛苦吗?”过一会儿又说,“你知道吧?达令。一位总统最需要的就是他的权力,而他的权力就是代表土地、代表人民、代表军队。如今这一切我都没有了,我窝居在一个小小的台湾岛。我才统治六十万大军,我才有不到一千万子民,我才拥有三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与大陆九百六十五平方公里相比,我简直小之又小……”

  苓:温柔地打断他。“亲爱的达令,请别再提起过去。过去是一杯伤心酒,你已经忍痛引恨喝下它,就完全彻底地忘记它吧。”她低声哽咽。

窗口仍有叶华的小提琴声在回荡。

  统:望著远处。“是啊,我忘记那个人,自从我禁止戴立在重庆暗杀他以后,我就应该忘记他。”

  苓:“既然是你让他活著的,你就别再怨恨他。”

  统:“啊,可是我让他活著,他却把我赶出大陆,赶到台湾!”

 苓:“世事造英雄。过去中华民国归你,如今它已经归别人,就让它归别人好了。反正你已经做过响当当大总统,现在做一个平平安安的小总统。走,我们进去听音乐。”

  统:很不满。“可我心里装著六十万大陆弟兄们,他们时时刻刻都要我反攻大陆。”

  苓:也很生气。“唉呀,这个夜晚你就别去想他们好不好。我不愿意过多地评论你和他们之间的感情。可是,生命是属于自己的,既然你今天的生命还存在,就对上帝怀著一片感恩之心吧!”她几乎要哭出声。

126. 荒太卧室

荒太躺在床上睡不著,翻来覆去,翻去复来,接著又恼火地坐起来,又生气地躺下去,又再翻来覆去。

  太:突然踢开被子坐起来。“天啦,我的睡眠呢?”他把被子踢到地上,把枕头也扔在地上,“它跑到哪里去了?”

厨娘从门口地铺上爬起来,惊讶地望他。

  娘:“荒太先生,你……”

 

127. 士林官邸,客厅

镜头同120。美苓走到叶华面前,叶华正在拉琴,突然停下来。

  苓:矜持地笑著,“这首曲子是你写的吗?”

  华:满脸严肃。“是我写的。”点头,向她弯一下腰。

  苓:“很好,恐怕它是世界级最美妙的音乐。”

  华:“可是,它是为总统和夫人栽培我而写的。”

  苓:大吃一惊,“总统栽培你什么?”

  华:“他让我成为侍卫队队长。”

  苓:“而我呢?”

  华:“你让我上你家里演奏音乐。”

  苓:“原来你是为了感激我们?”叶华又点头。

  苓:“可是,你美妙的音乐却让我们流了很多眼泪啊!”

  华:“其实我的音乐并不太悲伤,也许是你们太过于怀旧的缘故吧,在这里我向你以及总统先生致欠!”他又深深一鞠躬。

  苓:“你不必致欠。流过悲伤的眼泪之后,会叫人心情舒畅。”

  华:“谢谢,美苓夫人。”

  苓:“来,我赏给你一杯法国红酒,让你带给我们一个愉快的圣诞节之夜!”叶华激动地接过高脚杯,幸福地望著她。

  苓:“喝呀,年轻的小提琴家!”

叶华举起杯子,很有礼貌地喝下。

  苓:看著他喝完酒。“现在,请你继续为我们演奏。”

  华:弯下腰。“谢谢美苓夫人!”又望著总统弯腰。“谢谢总统先生!”再弯腰。“谢谢大家!”

128.士林官邸客厅门口

荒太从院子快步走上门廊,后来到达客厅门口。他身子飞满落雪,冻得瑟缩发抖地站在那里,当他看见叶华在那里神色活现地为总统一家人演奏时,愕然地瞪大眼睛,气得头发都竖了起来。

  太:“哼,原来他在这里。原来他用小提琴把美苓夫人留在家里。原来是他阻止美苓夫人上美丽女人博物馆,忘记了美丽女人博物馆,原来他是一个这么奇怪的人!”他咬牙切齿,脸色发白,巴不得把叶华瞪化。“他是什么‘南山三结义’?他是抢走别人女朋友的恶棍!……对,美苓夫人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他的女朋友,虽然他以前也认识她,可是我把她领进美丽女人博物馆的,是我帮助他开画展的。”他停一会儿,又把视线转到美苓身上。她聆听音乐的样子令他大为惊讶,她的目光不仅落在叶华脸上,还做出一副痴痴迷迷的崇拜模样,仿佛她喜欢得五体投地。“哼,她一点也不畏惧,总统先生应该管管她,哪有这样听别人音乐的妻子?她的眼睛和心一点也不规矩。”但总统仿佛不知道,脸上一副茫然表情,不过总的说来,他还是很喜欢叶华。这又令荒太越发气恼,他做出一副非常凶狠的样子。但这时,突然有仆人从客厅走出来,他急忙躲进角落里一盆盆景下面。仆人走后,他又钻出来,眼睛里冒出火,咬牙切齿瞪叶华和美苓一阵,挺直背脊离开士林官邸。

129. 叶华套房

荒太从走廊上直接走进叶华套房。

  一:神色惊讶地望著他。“荒太先生?”

荒太不回答,满脸怒气地走过他面前,取下墙上美苓的牡丹画框,狠狠地摔在地上。立即那个镜框碎成一堆玻璃,美苓的牡丹画被他捡起来,撕烂后又揉皱扔在地上。荒太拍拍手,折腾一阵后,怒气冲冲地扬长而去。

130.士林官邸门口

总统一家人站在走廊上,还有一些朋友,外交人员以及仆人。叶华也在那里。

  统:笑著。“谢谢你带给我们一个愉快的圣诞节之夜。”

  华:略带喜悦地举手行礼。“谢谢你,总统先生!”

  苓:笑著,“你的演奏非常美妙,希望你明天晚上再来。”

  华:又弯腰行礼,“谢谢美苓夫人,明晚我一定来。”

  棋:“再见,叶华。”

  华:“再见,辛棋夫人。”

  苓:“拜拜!”

131. 叶华套房

叶华在走廊上轻快地走著。

  华:进门时他喊,“张一,快去给我准备夜宵。”

小兵张一从角落里颤颤兢兢走出来。

  华:“啊,我肚子很饿,美苓夫人家的法国红酒让我渴得肚子很饿。”他突然看见地上被揉皱的牡丹画和一堆玻璃,瞪大眼睛,“这是怎么回事?”张一无语。

  华:望著张一。“这是谁干的好事?”

张一低下头,刷刷发抖。

  华:看见他一副胆小怕事模样,一下子上前抓住他。“你说,这是谁干的?”张一难受地摇头,无语。

  华:瞪他一阵,“你竟然不肯开口?”张一还是难受地摇头,“我不在家时,谁来过?”张一还是一句话不说。“你是哑吧?还是聋子?我在问你?”

  一:害怕地。“我……我不敢说。”

  华:狠狠地把张一摔在地上。“我看你还敢不敢说。”张一痛苦地扭典著脸。

  太:突然出现在门口。冷冷地,“你不必惩罚他,事情是我干的!”

  华:转身看著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瞪对方片刻。“这幅画还是你亲自要我收藏的。”

  太:傲慢地,“你心里明白。”

  华:“我根本不明白!”他气歪了脸。

132.荒太套房

厨娘在厨房与餐厅奔进奔出地忙碌,她准备了一桌子菜。

  娘:她在餐厅喊。“荒太,我的小宝贝,准备好了吗?过来吃早餐。”

荒太闷心坐在客厅沙发上,手里握住酒,倒了一杯酒喝干,又倒另一杯再喝干。

  娘:等半天,不见人,才颠儿颠儿走进客厅。“啊,荒太先生!”她吓一跳,愣怔片刻,才走过去夺过他手中酒瓶。“你怎么啦?”

  太:不理睬她。“还给我!”

  娘:“你已经喝过两瓶,不能再喝了。”

  太:狠狠地,“还给我!”

  娘:“不,荒太先生,酒喝多了会伤胃。”

  太:“伤胃关你什么事?”他近距离瞪她。

  娘:“你伤胃,我会很难受。”

  太:“我又不是你的情夫。”

  娘:“当然不是,可你是我侍候的男主人,我的小宝贝。”

  太:“呸!”他喷一口洒在她脸上。“你是怕我喝醉酒强奸你。”

  娘:红著脸。“不,”摇头。 “不是的,我是说你喝醉酒的样子一点也不漂亮,唔,原来你是很漂亮的,很斯文的。”

  太:“我漂不漂亮斯不斯文,与你有何贵干?”他继续倒洒喝酒,喝酒倒酒,喝得摇头晃脑。

  娘:又生气又心痛。“你不能这样,荒太先生,你这样不顾一切地折磨自己,何苦来著?”

荒太连鼻子都不哼一下,继续喝酒。

  娘:“啊呀,我的小宝贝,你歇一下吧,喝那么多酒为哪样?”

  太:很厌烦。“走开!”

  娘:有些吃惊,“我是你的仆人,我要照顾你,我不能看著你变成酒鬼!”

  太:“走开!”他大喊一声。然后喝了一杯又一杯,喝完一瓶又一瓶。桌子上堆起一大堆瓶子,他突然把那些瓶子和玻璃杯子推到地上。站起来走到窗前,但一会儿他就开始呕吐起来。他吐得很厉害,酒水吐到窗台上,吐到白色的墙上,吐到干净的桌子上,漂亮的沙发上,最后吐进了卧室,他几乎是狂吐,狂吐之中他又到处乱走。背后厨娘一直惊慌失措跟著他,她竭力想帮助他,荒太拒绝,他一看见她就生气。“走开,走开……走开,走开……”他恼火地摆手,同时他却走得东倒西歪,摇摇晃晃,随时可能跌倒,她随时想扶住他。最后他吐得坐在地毯上,一身干净衣服弄得又脏又臭。

133. 古罗马套房

古罗马:从床上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说,“今天是星期天,呆在家里很沉闷。”下床后又说。“我要跟荒太一起去美丽女人博物馆,唔,我有很久没有去那个地方了,那个地方很不错,荒太会请我喝免费咖啡。”

  儿:“古罗马先生,你带书去吗?”

古罗马:“拿一本来吧。”

陆儿给一本书给他。古罗马拿著书出门,之后又走进荒太套房。

134. 荒太套房

古罗马走进来时,荒太正狼狈不堪地坐在地上,厨娘正跪在地上,拿毛巾很耐烦地为他擦脸。

古罗马:大吃一惊。“美男子荒太,你这是在做什么?”他看著满地的脏物。厨娘向他招手,叫他别问。

古罗马:不理她。“我的好朋友,你喝醉了是不是?”

厨娘又向他挤眼睛,制止他。

古罗马:蹲在荒太面前。“唔,你干吗要喝醉呀?”过一会儿。 “瞧,你喝了一大堆玻璃,你确实喝得太多啦!”

  太:猛然抬起头,瞪起火眼。“出去!”

古罗马:看他一阵,“你有什么不痛快,让我来安慰你。”

  太:“你出去!”

古罗马:“我们一起去美丽女人博物馆好不好?今天是休息日。”

  太:满腔怒火。“我叫你出去你就出去!”

  娘:用眼神哀求他。“你出去吧,古罗马先生。”按著她起身,丢下荒太,把古罗马推到门口。“他心情很不好,别让他看见你。”

古罗马:“他到底怎么啦?昨天以前我看见他时,他还是一幅很快乐的样子。”

  娘:摇头,“我不知道。”过一会儿,“总之,请你暂时别来打扰他。”

10号《台北爱情》21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宋美龄画
 10号《台北爱情》21 - 企鹅人 -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