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舒 适 沙 龙

Welcome to my salon

 
 
 

日志

 
 

【转载】曹金山(1)  

2017-07-10 09:55:52|  分类: 灯影集【小说戏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疯癫和尚《曹金山(1)》
        某日,片刻恍惚中,一老者如野兽般跳到我眼前,狰狞地瞪着我。

        我冷声问,曹金山,日你妈,你还没死呀?

        曹金山狰狞地瞪着我,梆梆梆,钢牙咬碎。

        我说,日你妈,你是嫌老子没把你弄死吗?

        曹金山消失了。

 

        我断定曹金山早已死了。

        狗日的早该死了。

        假如还没死,应该有一百一十岁左右了。

         狗日的没理由如此高寿。

 

        那年月,贫下中农管理学校,学工、学农、学军。我们红领巾列队上街游行,在老师的带领下按节奏挥动着纸板制作的镰刀和锤头,众口同声一遍接一遍地高呼革命口号:“五七指示,永放光芒!”“要让红旗飘万代,重在教育下一代!”“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我们唱:“小蜜蜂嗡嗡叫嗡嗡叫,红小兵学农到近郊……”

        我们唱:“小汽车呀真漂亮,真呀真漂亮,嘟嘟嘟嘟嘟嘟嘟,喇叭响,我是公社小司机,我是小司机,我为革命运输忙,运输忙……”

        学校请来公社贫协主任曹金山给我们忆苦思甜。

        我万分敬仰地望着讲台上的曹金山,五十多岁的样子,头发花白,胡茬很硬,满脸皱纹藏污纳垢,浑身上下不同大小不同形状不同颜色的补丁一块接一块,但针线极粗,土布鞋露着肮脏的脚趾头。“无产阶级革命同学们!”他中气十足,声音宏亮,神情极具威严,同桌的小女生瑟瑟发抖。“我!今天!要!痛说!革命!家史!”

        曹金山从“百衲衣”中摸索出一团黄黄的东西,庄重地戴在花白脑袋上,原来是一顶褪了色塌了沿没有红五星的旧军帽。许多年之后,当我从电视里第一次看到赵本山时,差点失声惊叫:“狗日的曹金山!”

        曹金山又像变戏法似地从“百衲衣”中摸索出一团破棉烂絮,庄重地抖开,长时间地展示着,神情和声调都无限悲凄:“这是我四岁时穿的衣裳,就这一件衣裳,我家传了好几代,从我爷爷的爷爷一直传到我,为什么?因为,在万恶的旧社会,我们穷苦劳动人民受地主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吃不饱,穿不暖,吃的是猪狗食,干的是牛马活,实在活不下去,只好卖儿卖女。我的大哥二哥大姐二姐都卖了,我连他们一面都没见过,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死是活。我四岁时穿着这件衣裳,跟着我爷爷要饭,天上下着雪,北风呜呜地刮,我和爷爷都光着脚走在雪地里,走到孔老二家门前,那该死的孔老二指着我爷爷骂:‘穷要饭的,滚!’见我爷爷还不走,孔老二就让他的狗腿子放出恶狗,狠狠地在我爷爷腿上咬了一口,我爷爷气坏了,举起打狗棒,给了那恶狗一棒,这下可不得了,孔老二和狗腿子把我爷爷吊在大树上,用牛皮鞭子抽,孔老二抽累了,狗腿子接着抽,狗腿子抽累了,孔老二又接着抽,一直抽了两天两夜,把我爷爷抽得浑身是血,最后咽了气,扔在三尺厚的雪地里。只有四岁的我,仇恨满胸膛,心里埋下了革命的种子……”

女老师捂着俊俏的脸,呜呜地哭出声。

全体女生一律呜呜作哭。

哭,是那个特定氛围中女性的正确表达,但因为都捂着脸或埋着头,无从考究她们是真哭还是装哭。真哭,是脑残;装哭,是表演。这活儿太难,男生干不来,不知哪个家伙带头,我们喊起了口号:“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王二龙故意捣蛋,等大家喊过了,他又突兀地喊一声:“日死孔老二他妈!”

女老师大怒,冲过去将王二龙拎起来,噼噼叭叭左右开弓,边打边说:“不要脸的东西!你没妈么?你没妈么?孔老二已经死了两千多年!你还想干什么?还想干什么?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住手!”曹金山一声断喝,声如洪雷,“当着我这个贫协主任的面毒打贫下中农的娃娃,无法无天了!”

女老师停下手说:“曹主任你不知道,这王二龙是个捣蛋鬼,天生的挨打猫,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没有一天不扰乱课堂秩序。你刚才也听见他喊的,难听死了,小小年纪不学好,流氓习气。”

曹金山喝斥:“你是什么觉悟?站在哪个阶级立场?只有资产阶级臭老九才这么说!孔老二手上沾满我们贫苦劳动人民的血,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亲手打死我爷爷,这是血海深仇!孔老二还编了个三字经毒害劳动人民,要让我们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我们能答应么?日孔老二妈怎么啦?孔老二妈不能日么?革命形势一片大好,不日孔老二妈日谁妈?这个无产阶级革命小娃娃日得对,日得好!谁说大老粗批不了孔老二?我们贫下中农就是要日死孔老二他妈!”

女老师脸色惨白,缓缓垂下臭老九的头,王二龙则扮起鬼脸,洋洋得意地接受同学们的注目礼。

据说蝴蝶的翅膀能够掀起飓风,一段时期,校园里日声连天,甚嚣尘上,并且花样翻新,闪耀着劳动人民的智慧。

“给大家讲个笑话,有个老师说话口吃,教学生念打倒日、日、日、日、日本帝国主义,学生也跟着念打倒日、日、日、日、日本帝国主义,老师说,不管我日、日、日、日、日几回,你们只能日、日、日、日、日一回,哈哈哈哈哈。”学校里正好有个略带口吃的男老师,此地无银三百两,急着向别的老师辩解,一急就更口吃:“都是那些学生娃瞎、瞎、瞎、瞎、瞎编的,我可没说打倒日、日、日、日、日、日、日本帝国主义……”别的老师便笑着打趣:“看看看,人家才日了五回,你就日了七回,这还了得?”

“出个谜让你们猜,谁能猜出我就不日谁的妈——新婚夫妇进洞房,没有凳子没有床,打一字。”水平所限,众猴儿抓耳挠腮,都傻了,出谜的猴子只好自揭谜底:“我吧叽吧叽日死你们一圈儿妈!音,声音的音!”

“一天就是一日,一日就是一天。”虽然哭笑不得,但还真的挑不出毛病。

“西哈努克亲,王八日到京。”许多年之后,我坐在珠海一家大酒店的会议厅里参加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培训学习,才知道真有其事。一位报业知名人士给我们讲了一些影响较大的新闻事故,“西哈努克亲,王八日到京”便在案例之中。日他妈,某省党报转载新华社报道时将标题分行排版,造成了歧义。但老子怀抱不平,“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难道没有歧义吗?还有个老王八“日破云涛万里红”,那才叫狠!

头上笼罩着英雄光环的王二龙跟同桌女生发生冲突,原因是女生的胳肘逾越了课桌中间小刀刻划出的楚河汉界。王二龙一拳捣去,骂:“你妈屄!”女生霍地站起,以牙还牙:“你妈屄!”王二龙骂:“日死你妈!”女生骂:“日死你爸!”王二龙欢呼雀跃:“日吧日吧,我爸就等你去日呢!”女生改口骂:“日死你妈!”王二龙仍是欢呼雀跃:“日吧日吧,让大家看你拿什么日?”女生吃了亏,哭着向女老师告状,女老师不敢管,胡乱安慰几句,不了了之。

时隔一天,王二龙向大家宣布:“公社大院晚上放电影,真的,骗人是孙子,我要是骗,你们都去日我妈!”这是特大好消息,大家忙问什么电影?王二龙一脸坏笑说:“卖屄姑娘。”

我那个小山村原先十一个学生,有的升学有的辍学,最后剩下三个,村小学被撤销,老子只好投奔镇上的姥姥家,半路插入公社中心小学,成为那个班级的第三十四名学生。人生地不熟,老子规规矩矩,差不多就是一个哑巴,但王二龙欺负老子新来乍到,平白无故骂过老子好几回,老子气不顺,早想挺直小腰找茬跟狗日的斗。人家一个小女生都敢跟狗日的对着干,老子有什么好怕的?第二天,我鼓起勇气,振臂一呼,发出伟大号召:“愿意去的就跟我走,去王二龙家,日他妈去!”王二龙万没想到老子会跳出来,很老套地骂:“你妈屄!”老子有备无患,马上回敬了一个高级的:“一二三,三二一,你妈嫁给刁德一;刁德一,磨刀刀,割你妈的屄梢梢。三二一,一二三,你妈嫁给胡汉三;胡汉三,回来了,你妈吓得上吊了。”老子是文艺的骂法,为无产阶级革命同学喜闻乐见,在一片嗷嗷叫好声中,胜负立判,王二龙从此夹起尾巴,再没有欺负老子,霸业未成,也与此次挫折关系重大。老子那时根本不知道《卖花姑娘》是金胖子的剧本,不然的话,狗日的吃不了兜着走!

校长是女的,四十出头,我们册封她为“李老屄”。

音乐老师也是女的,三十多岁,又高又胖,那架脚踏风琴很破旧,却是她的至爱宝贝。“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她很起劲儿地踏着风板,按着琴键,两个肥奶子随着节奏晃啊晃,一首革命歌曲教下来,起码得晃一千次,我们册封她为“席大屄”。

女班主任个头不高,脸蛋俊俏,听说跟一个解放军叔叔订了婚,但人家解放军叔叔来信要退婚,她经常独自黯然神伤,以泪洗面,所以人比黄花瘦,我们册封她为“梁小屄”。

还有一位女老师,是四年级的班主任,人家那才是真正的漂亮,听说也是跟一位解放军叔叔订了婚,但没有接到退婚信,秀美的脸庞永远挂着幸福的微笑,从不打学生。解放军叔叔喜欢的,我们红小兵更加喜欢,所以没人去研究她的屄属于何种型号,也就没有封号。

“我们”泛指全校男生,但不包括我。无论老屄还是大屄小屄,老子都没有参与册封活动,也没有一次在人前背后叫出口,因为太不文艺了。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