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舒 适 沙 龙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日志

 
 

【转载】曹金山(5)  

2017-07-15 22:05: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疯癫和尚《曹金山(5)》

        一大锅浆糊发了臭,苍蝇倒是少了,但蛆虫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摞了多少层。它们从一懂事就发扬勤勤恳恳、吃苦耐劳的革命精神,孜孜不倦地爬啊爬,爬着爬着就变成了一条健壮的小伙子,爬着爬着就变成了拖一条尾巴的胖老汉。密密麻麻的胖老汉离开哺育它们的大铁锅,不分东南西北在操场上爬啊爬,爬进了干柴堆,爬进了一个个罐头瓶和一个个墨水瓶,认真寻找着曹金山。

        胖老汉们边爬边喊:曹主任,你在哪里?

        曹金山说:我在中学这边忙着,顾不上管理你们!

        王二龙一下课就高兴地向大家表演他学会的一样真本事,先举起两手,张开十指,让大家看清楚,手心手背指头缝里啥都没有,然后瞅准时机,闪电般地劈空一抓,攥紧了拳头,接着张大嘴巴,伸开舌头,证明嘴里啥都没有,然后拳头猛往嘴上一按,嘴巴闭上再张开,舌头上就展示着一只半死不活的苍蝇。他又嘴巴一闭,眼睛一瞪,脖子一梗,再张大嘴巴,伸开舌头,证明那只苍蝇已被咽下肚子。整个过程公开透明,鸡蛋里挑不出骨头,让大家心服口服。雷锋叔叔对王二龙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可是,为人民吃苍蝇是无限的,你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吃苍蝇之中去。王二龙发扬雷锋叔叔的“钉子精神”,见缝插针吃苍蝇,即使在课堂上,一只苍蝇飞过眼前,也难逃被他吃掉的命运。王二龙吃苍蝇的先进事迹随风传扬,就连那些北京知青也慕名来到学校进行观摩,敬仰之情溢于言表。王二龙的英名令苍蝇们魂飞胆丧,小苍蝇出生第一天,老苍蝇就谆谆教诲:嗡嗡嗡,宝宝乖,你就是惹老虎惹豹子也不要去惹三年级班的那个王二龙,嗡嗡嗡,王二龙根本不是人,是我们苍蝇的克星,嗡嗡嗡,俗话说,不听老苍蝇言,吃亏在眼前,苍蝇的生命只有一次,世界是多么美好,你一定要珍惜生命,远离王二龙那个王八蛋……

        我说:“王二龙,日你妈,一个人吃苍蝇有啥意思呀!”王二龙说:“你也想吃么?老子教你!吃苍蝇很容易,关键是抓苍蝇难,这是功夫,你妈屄懂不懂,功夫!”我说:“老子不想吃,可老子想让宋学军吃,你有啥鬼点子能让狗日的吃一个苍蝇?”他说:“这也难么?老子去二姑娘家的菜园子里偷一颗西红柿,把一个苍蝇塞进里面让宋学军吃。”我说:“这不是好点子,又不是请狗日的喝酒吃菜,凭啥要赔上一颗西红柿?算啦,老子自己想法子。”

        但老子实在想不出好法子,就把宋学军拉到操场边上。我说:“日你妈,五七指示,永放光芒,革命形势一片大好,咱俩的帐该算一算了吧?”狗日的说:“嗯。”我说:“老子是个二百五,对吧?”狗日的说:“嗯。”我说:“你妈屄偷走老子七毛钱的裤带,藏在东门外的玉茭地里,对吧?”狗日的说:“嗯。”我说:“那个五年级帝国主义,要脸的人干出了不要脸的事,就把自己烧成了一截木炭,对吧?”狗日的说:“嗯。”我说:“可老子为了保住你的脸面,不让你变成木炭,跟谁都没提过这事,对吧?”狗日的说:“嗯。”我说:“那你妈屄还不赶紧吃苍蝇等啥?”狗日的说:“嗯,可我不会抓苍蝇,吃蛆行么?”我说:“这这这……唉,谁叫老子是个二百五呢,那就行吧,吃几条?”狗日的说:“吃一条你肯定不干,我吃两条,行么?”我说:“好吧,谁叫老子天生心善呢,那就两条,都要带尾巴。”

        狗日的没有嗯,弯腰捡起两条胖老汉,眉都没皱便一口吞下,不愧是坚强的布尔什维克!

        日他妈,早知狗日的这么干脆利索,老子就不废话三千绕来绕去了。

        我跟宋学军从此再没有任何交集,因为他从不显眼,老子不记得他上没上初中,反正初中毕业的全班合影中没有他,老子只知道那一年他刚满十八周岁,脱了裤子干革命,对邻家少女出手果断,事成,领刑五年,三年半之后荣归故里,第二天便跟他爸学打铁,抡了三大锤,一只蚊蝇飞进耳孔,他就用火柴棍捅,结果捅出了篓子,脑液不停地流,直接住进北京大医院半年多,终于治好了。出院那天,他爸提出父子俩去天安门开开眼,宋学军说看天安门不花钱么?又不是没见过年画上的天安门,不去!他爸说虱多不咬人,欠债七千多慢慢还,咱老百姓难得进一回北京城,该花的钱还得花,咱父子俩最多花一块就能开了眼,错过这机会,这辈子怕是没戏了。宋学军说欠债七千多?老天哪,七千多!便纵身从七楼跳下,壮烈得干脆利索。

        曹金山又来了,面对浆糊厂的烂摊子默哀三分钟,李老屄婊子似地贴上去,“曹主任,五年级班有个男生,为了让咱们的校办浆糊厂能有罐头瓶,就偷了家里五块钱,结果……”

        曹金山照例不正看婊子一眼,斩钉截铁地说:“学农!”

        曹金山亲自扛着一面红旗,指引着全校师生的前进方向。席大屄起了个头,大家便齐声高唱:“我是公社小社员来,手拿小镰刀呀,身背小竹篮来,放学以后去劳动,割草积肥拾麦穗,越干越喜欢……”

        我们跟着红旗走,曹金山把红旗插在一个生产队的豌豆地头,一声令下:“拔草!”

        豌豆苗这种家伙没他妈屄骨气,就跟塌了脊梁一样在地上趴着,豌豆地里的草狡猾大大地,简直就跟豌豆苗一个娘养的,不细看还以为就是豌豆苗,更可气的是,草跟苗都挨得很紧,稍不留神就连草带苗一齐拔了。还有一种草,倒是一眼就能认出来,可叶子就像他妈屄锯条,一不小心就有划破手的危险,二年级的语文课本上就说了,有个叫鲁班的家伙很爱动脑筋,那家伙的手让草划破了,他就发明了锯子。日他妈,便宜事早让那家伙占了,老子要是让草划破手就没有革命意义。不到一分钟,我们红小兵的劳动热情稀里哗啦消退了,拔草的速度越来越慢。

        “报告!我要解手。”

        “报告!我也要解手。”

        “报告……”

        李老屄直起腰身骂:“老驴上磨,屎尿怪多!”但她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放屁,只好作出战略部署:“解手就不用喊报告了,拔一块地的草只能解一回手,解大手不能超过十分钟,解小手不能超过五分钟,男生在这边林子里,女生去那边林子里,一定要注意安全,特别要小心脚底下有没有蛇!”许多年之后,当斯大林的女儿第二次对张平生的媳妇开棺验尸时,退休赋闲的李老屄在远远围观的人群里捏着鼻子对我说,她相信张平生的媳妇是自己喝毒药死的,给张平生十个胆,他也不敢把媳妇掐死。女人天生心眼窄,遇事想不开就爱喝毒药,贫下中农管理学校那阵子,有个猴崽子偷了家里五块钱,结果把自己活活烧死了,她一听说就觉得自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马上就要喝老鼠药,被家里人发现了才没喝成。学农那几天,她最担心的就是猴崽子们在林子里解手被蛇咬,她的心理脆弱到了极点,偷偷用纸包着敌敌畏藏在身上,只要哪个猴崽子有个三长两短,不管死没死,那都是老天爷不让她活了,她就毫不迟疑吞下敌敌畏,那时候可没有假农药。

        王二龙站起身喊:“报告!”

        梁小屄直起腰身喝斥:“李校长刚说不用喊报告,你不捣乱能死么?”

        王二龙说:“曹主任在操场上吃虱的时候就答应给我讲老红军的战斗故事,可到现在还没讲,只要曹主任给我讲老红军的战斗故事,我保证一天都不解手。”

       梁小屄说:“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你让曹主任讲曹主任就给你讲么?好好拔你的草!”

        “谁说我不讲?”曹金山蹲着,边拔草边说:“我们贫下中农从来都是说话算数,只有地主资产阶级说话才是放屁!把这块地的草拔完,我就给大家讲!”

        这句话马上产生了神奇的功效,正准备往林子里跑的又蹲下了,已经跑到豌豆地两头的又忽啦啦跑回来了,红小兵们鼓足干劲,力争上游,革命加拚命,大干加快干,向着胜利勇敢前进。哎嗨嗨,哎嗨嗨,贫下中农好品质,我们牢牢记心间,热爱集体爱劳动,我是公社小社员!

        祖国的天空是那么晴朗,革命的红旗是那么鲜艳,婊子养的曹金山坐在红旗下,狗日的王二龙蹬鼻子上脸坐在曹金山的大腿上,以此证明曹主任要讲的故事与他的努力争取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全校师生或坐或站,把曹金山围得密不透风。

        曹金山说:“不戴帽子不行,戴上帽子才能把故事讲好。”

        王二龙很乖巧地把手伸进曹金山的“百衲衣”里,没费事就掏出那顶褪了色塌了沿没有红五星的旧军帽,戴在那颗花白脑袋上,突然尖叫一声:“狗特务!不对不对,是地主资产阶级!”顺手一拈,塞进曹金山的嘴里。

        曹金山泰然自若地吃下虱,说:“再掏!”

        王二龙又把手伸进“百衲衣”里,掏啊掏,终于掏出一个小小的玩艺儿,仔细辨认一番,得意地宣告四方:“老红军的针线包!”

        “对!这娃娃聪明!”曹金山将王二龙揽在怀里,就像一位慈祥的爷爷搂着亲孙子。

        无产阶级革命同学们!这个故事本来是要留到学军的时候才讲,今天就提前讲了吧。

        自从万恶的孔老二打死我爷爷后,我的心里就埋下了革命的种子!我听说红军是咱穷苦劳动人民的队伍,就找呀找,日他妈,费了好大劲,总算把红军找到了,可人家不要我,嫌我年龄太小。正在这时候,来了一位当大官的革命同志,骑着马,挎着手枪,屁股后面黑压压一大群护兵,他说小鬼,你为什么要当红军?我说,我当红军就是要打倒林彪,打倒孔老二!林彪孔老二一天不死,我们贫下中农就一天都活不成!当大官的革命同志说,我们要走整整两万五千里的革命长征,你怕不怕死?我说日他妈,怕死就不当红军了!当大官的革命同志说,小鬼,你思想红,觉悟高,是块干革命的好料,我批准你当红军!我高兴地喊:共产党万岁!红军万岁!

        我就戴着这顶帽子,背着枪,跟着红旗走,红旗指到哪里,红军就走到哪里。我们红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人人都有革命的针线包,衣裳破了就自己补,扣子掉了就自己缝,贫下中农都夸奖我们是革命的好队伍,是人民的好队伍。我们的两万五千里革命长征,一走就是一百里,阶级敌人谁都别想让我们少走一步!我们走了七七四十九天,又走了九九八十一天,眼看剩下最后一里地就能取得光荣的胜利,黑压压一大群阶级敌人出来搞破坏,这可把老子气坏了,我说同志们,大家快点走,我来跟狗日的干,拚了这条命也要保证革命长征的胜利!阶级敌人一看只有我一个人,就用大喇叭喊话,曹金山,你投降吧,过来这边就封你当大官!我说呸!日死你妈!瞎了狗眼,不看老子是红军么,封你妈的屄!我挽起袖子,端起枪瞄准开火,一枪死一个,一枪死一个!我还嫌不过瘾,又端起机关枪,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阶级敌人一死一大片!后来,子弹打光了,老子就扔手榴弹,轰!轰!轰!阶级敌人死的死,亡的亡,没死没亡的都跪在地上喊,曹爷爷,别打啦,我投降!就这一场战斗,我打死一百个日本鬼子,二百个美帝,三百个苏修,四百个国民党反动派,五百个地主资产阶级!事实证明,帝国主义反动派都是他妈屄纸老虎,根本不经打……

        李老屄赶紧使劲拍手,“同学们!曹主任为我们大家讲了一个比电影里更生动、更激烈、更精彩的战斗故事,大长了红军的志气,大灭了敌人的威风!广阔天地炼红心,我们受到一场深刻的革命教育,更加热爱党,热爱伟大祖国,热爱社会主义!曹主任勇敢战斗的精神,鼓舞我们从小树立革命理想,激励我们坚定革命意志,永远跟党走,不怕困难,不怕牺牲,不断取得新胜利!曹主任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曹主任的红旗指到哪里,我们就走到哪里,曹主任把红旗插到哪块地,我们就要把哪块地里的草拔得干干净净!”

        曹金山头一回对李老屄流露出满意,但王二龙不是省油灯,忽突一下跳出曹金山的怀抱,说翻脸就翻脸:“骗人鬼,四条腿!谁不知道红军的帽子是灰的,可你的帽子是黄的!”

        梁小屄喝斥:“王二龙!皮又痒痒了是吧?”

        王二龙一个劲地叫嚷:“他讲的是他妈的屄!老子不是那么好骗的!他爷爷不是孔老二打死的!红军是灰帽子,解放军叔叔才是黄帽子!”

        梁小屄惊慌地拧起王二龙的耳朵往远处走,王二龙哭着反抗,不停地叫骂:“曹金山,你妈屄!曹金山,我吧叽吧叽日死你妈!曹金山,你骗人不得好死!”

        李老屄的声音盖过了王二龙的叫骂,“注意啦!我还没讲完,都看着我,认真听我讲!我们要继承老红军的革命传统,发扬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从明天起,全校师生每人必须随身带一个针线包,衣裳破了自己补,扣子掉了自己缝!”

       “你就别假眉三道给贫管会演戏!” 曹金山挫了锐气,口气就没那么硬,“我只想知道,这娃是哪个村的,是谁家的娃,他家是什么阶级成份!”

         李老屄没法假眉三道了,但还是假眉三道,笑嘻嘻地说:“不就是个吃屎娃娃么,曹主任你大人大量,犯不上跟他一般见识。他其实就跟你一个村,都是马家沟生产队的,他爸是大队赤脚医生,叫王东来,啥成份,我不大清楚,反正不是地主,也不是富农……”

        曹金山说:“这就日了怪!王东来是中农,他家院子就在我家院子底下,他的祖宗八代我都一清二楚,可就是不知道他有这么个烈性娃!”

        李老屄说:“那当然,曹主任成天忙成啥样子了,这些小娃娃碎头巴脑,就跟河里的蝌蚪似的,看起来都一样,哪能记在眼里,放在心上。”

        曹金山说:“校长不能这么当,连学生的家庭成份都稀里糊涂!公社前几天开了会,说的就是这事情,我们的学校是给贫下中农办的,我已经安排中学全面清查家庭成份,日他妈,凡是地富反坏右,老师不准教,学生不准念,一律给老子滚出中学,该干啥干啥去!革命形势一片大好,下一步,全公社的小学都得弄这事,公社中心小学要带好这个头!”

        李老屄说:“是,是,是。”

        老子一听就傻了屄。

        老子的家庭成份是中农,但老子的老子是个顽固透顶的“右派”分子,跟曹金山一样大名鼎鼎,曹金山有多革命,老子的老子就有多反动;曹金山有多红,老子的老子就有多黑。老子的老子是老子的耻辱,所以老子一直用纸包着火,就算有人给老子一块钱,老子也坚决不让他知道老子的老子是谁……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