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舒 适 沙 龙

Welcome to my salon

 
 
 

日志

 
 

【转载】曹金山(7)  

2017-07-15 22:06: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疯癫和尚《曹金山(7)》

        解放后,李老屄当家作了主,宣布学校恢复正常教学秩序,学农活动改在星期天,为了支援农业战线,每个同学拾一筐牛粪交来学校,由各班级的班主任负责检查验收;班级之间开展拾牛粪竞赛,哪个班级的牛粪堆大,就给哪个班级的教室门上贴光荣花。学军活动由体育老师负责,体育课就是学军课,音乐课配合学军活动,多教一些与革命军队有关的革命歌曲;操场上的那三个帝修反草人原样不动,让同学们在课外时间自由练刺杀。

        下课铃一响,红小兵都抢着往操场跑,但跑得再快都没用,三个帝修反总是被几个五年级帝国主义蛮横霸占着,他们手持削尖的木棍当刺刀,前腿弓,后腿蹬,对准帝修反的胸膛猛捅,嘴里不停地“日!日!日!”不管他们日多少回,四年级帝国主义都日不上一回,更别说我们三年级及其一切弱小人民了。梁小屄看不过眼,就别出心裁,在全班男生中挑选出孔天兵、黄学文、高建国和我,利用课余时间排练小节目《四个老头学大寨》。孔天兵九十一,黄学文八十四,高建国七十三,老子年龄最小,只有六十八。四个头裹白毛巾的老头,手拿真实的旱烟袋,扛着纸糊的镢头,高高地提起膝盖,一步一仰上山来,每仰一下,旱烟杆就往嘴上送一下,然后就弯起腰驼起背,烟锅在鞋底上一磕,烟袋给脖子上一挂,挽起袖子,很卖命地举起镢头刨地,才刨三下,老子就唱:“俺老汉今年六十八,耳不聋来眼不花,全国农业学大寨,俺的心里乐开花……”日他妈,老子还没唱完,梁小屄就喊停,不让老子六十八了,让老子七十三,老子只好唱:“俺老汉今年七十三,腿不疼来腰不酸,大寨红花遍地开……”梁小屄又喊停,说老子根本不是表演的料,撤下老子换上了郑学武。

        其实是老子深谋远虑,不想好好排练,就等着把老子撤下来。虽然到巡回表演时脸上会涂一层油彩,还有墨汁画出的皱纹和两撇羊毛做成的八字胡,可老子还是害怕那些贫下中农认出那个老头是谁家的娃。老子的老子名声太臭了,是截然不同于曹金山的另一种臭,老子必须坚持原则,谁都别想让老子抛头露面,哪怕是面目全非!

        怕鬼就有鬼上门,梁小屄把老子叫到办公室,一针见血地问:“李校长说你爸以前当过老师,划成右派才回村当社员,真的么?”我心惊肉跳,急忙摇头说:“不知道。”她又问:“你来插班多长时间啦?”我摇头说:“不知道。”她说:“恰好一个月,你知道谁是班长么?”我摇头说:“不知道。”她说:“不知道就对啦,咱们班目前没有班长,当初大家选出的是黄学文,但我不同意,没有任命他。黄学文品质很好,可惜有个大毛病,面太软,还没开口先害羞,对坏人坏事不敢作斗争,大家之所以选他,就是冲着他的善良和软弱,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人成为班干部!我现在问你,想不想当班长?”我摇头说:“不知道。”她说:“这样吧,既然你爸当过老师,你就先当个牛粪班长,愿意么?”我摇头说:“不知道。”

        日他妈,老子的老子当过老师,老子就要当牛粪班长么?他妈屄天底下还有比牛粪班长更难听的官么?不就因为老子是王二龙的朋友么,不就因为老子不是表演的料么,狗日的才要点住老子的死穴,掐住老子的七寸,就这么惩罚老子,活活地糟蹋老子!老子气得偷偷儿哭了一鼻子,但擦干眼泪还是乖乖地接受了梁小屄的当众任命。“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牛粪班长星期天不用提着筐子上山拾牛粪,专门负责验收同学们拾来的牛粪,谁敢跳出来成为第二个王二龙,调皮捣蛋,不服从牛粪班长的管理,看我不打死他!”

        星期天,老子走马上任了。为了让梁小屄不扩散老子讳莫如深的秘密,老子必须当好这个牛粪班长,老子一定要让光荣花贴在三年级班的教室门上!梁小屄把老子领到厕所后墙外,指定了三年级班的牛粪堆放处,突然问:“大筐小筐都是筐,你怎么防止偷奸耍滑?”老子想了又想,终于说:“不管大筐小筐,一百块牛粪算一筐,我一块一块地数,少一块都不行。”她又问:“为啥不论斤?”我说:“这不行,牛粪有干有湿,一论斤,正好偷奸耍滑。”她说:“你倒挺内行,可牛粪有整块的有碎散的,整块的好数,碎散的咋个数法?”老子抓耳挠腮,终于说:“这好办,我找个大钵碗,用钵碗量,实实在在满满当当的一碗算一块。”她说:“好!山上不光有牛粪,要是拾来驴粪蛋马粪蛋,算不算数?”我说:“连骡粪蛋都算数,五颗顶一块牛粪,碎散的还是用钵碗量。”她说:“最后一个问题,怎么调动全班同学拾牛粪的积极性?”我说:“这还不好办么?咱们班也来个拾牛粪竞赛,前五名就给课桌上贴光荣花,要是有谁今天交来的不是一筐,是两筐,我数也不数量也不量,马上光荣花的干活。”她高兴地说:“好!好!一切按你说的办!我没看错你,只要光荣花贴在咱们班的教室门上,你就不是牛粪班长了,我让你当班长!”老子转身就走,她问:“干啥去?”我说:“找个大钵碗。”她就笑弯了腰,忽然想起解放军叔叔的退婚信,马上变成平时的样子,凶巴巴地说:“咱们班的《四个老头学大寨》没法保密,二年级班跟在后面排练《四个老婆夸老汉》,可把我气坏了,这回一定要保密,敢让别的班学去,看我不打死你!”老子嘴上应着,心里却说,日你妈,谁打死谁还不一定,敢把老子那个秘密扩散出去,看老子不脑后飞你一砖!

        事实上,老子根本没有一块一块地数,也没用大钵碗量,因为形势永远比人强,因为在祖国壮丽的山川大地上,有三头健壮的大黄牛吃饱没事干,就屁股对着屁股,一齐翘起尾巴玩起了拉屎艺术,留下一件热气腾腾精美绝伦的艺术珍品。苍蝇叹为观止,不敢落下,屎壳郎高山仰止,不敢侵犯。惠风和畅,阳光普照,它们的杰作干结变硬,静静等待着大嘴巴陈学兵。大嘴巴激动得要死,一脚踢开破筐子,以霸王举鼎的英雄气概,头顶这件千年难遇的稀世珍品一步步走进校园,成为全校第一名交来牛粪者。他一见老子就把大嘴巴咧到耳根下,怪声大叫:“抬头见喜,大吉大利!”老子仔细欣赏这件稀世珍品,也是激动得要死,就和大嘴巴找来解放前熬浆糊用过的破砖头,在梁小屄指定的牛粪堆放处前方位置垒成一个四方基座,两人小心翼翼将稀世珍品安放在基座上,然后拈草为香,一齐跪下,连磕三个头。大嘴巴说:“咱俩这头磕得稀里糊涂,不明不白,你是牛粪班长,总得有个说法才行。”我说:“这是牛魔王拉出来的牛粪王,还带着他妈屄仙气,不磕不行。”大嘴巴说:“对!怪不得我第一眼看到就觉得特别慈祥特别亲切,原来是牛粪王保佑咱们班大吉大利,保佑曹金山早死早投胎,所以一定要磕头,坚决要磕头,不磕就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牛魔王,对不起孙悟空和猪八戒!”

        狗日的大嘴巴着了魔,一口咬定这个牛粪王是公的,一定还有个母的在山上等着他,他一定要找到那个母牛粪王,一定要让公牛粪王和母牛粪王结婚入洞房,狠狠地日,生出来的牛粪堆成山,为三年级革命人民再立新功!但狗日的上山后一见到郑学武和卢建军,大嘴巴就变了风,说天上的王母娘娘今天是九千岁大寿,各路神仙都给王母娘娘献寿桃,他跟牛魔王有交情,牛魔王看得起他陈学兵,牛魔王讲义气,够朋友,就把多余的一颗大寿桃给了他,这大寿桃有仙气,能保佑三年级革命人民大吉大利,保佑曹金山早死早投胎,他妈屄牛粪班长一见大寿桃就吓坏了,赶紧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牛魔王就显了灵,狠狠地批评牛粪班长,说王母娘娘九千岁大寿,一筐寿桃像话么?好事要成双,必须是两筐!谁敢惹王母娘娘不高兴,我牛魔王就吧叽吧叽日死他妈,让他全家都倒霉,喝凉水塞牙缝,放屁砸脚后跟……陈学兵的大嘴巴就跟斯大林的臭屄差不多,卢建军就把陈学兵拦腰抱住,脚下一使绊子,压住就是一顿臭揍,陈学兵哭着喊救命,郑学武赶忙把一块湿牛粪塞进斯大林的臭屄里,但郑学武马上慌了神,说这下可就得罪了牛魔王,他妈屄牛魔王管着全世界的牛,要是全世界的牛都不拉屎了,咱上哪儿拾牛粪去?光荣花不就黄了么?卢建军把眼一瞪,说老子才是牛魔王!梁小屄瞎了狗眼,不让老子当牛粪班长,光荣花是革命大事,能这么瞎胡闹么?传我的令,全班一人两筐牛粪,谁敢偷懒,摁住就揍!老子的卑职就这样名存实亡,闹清原因后才悟出一些革命道理:

        第一,政治地位是假的,江湖地位才是真的,不服不行。

        第二,龙是龙,鳖是鳖,喇叭是铜锅是铁,不服不行。

        第三,火车不是推的,牛屄不是吹的,不服不行。

        第四,我们三年级班藏龙卧虎,活神仙都算不准哪一下就有龙腾虎跃,不服不行。

        日他妈,只要是金子,终究会发光。许多年之后,卢建军同学成为一名能用拳头说话就绝不动口的君子,恶贯满盈,罄竹难书,人见人躲,鬼见鬼闪。有次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以为捅死了,畏罪潜逃几个月,暗中探知人没死,风声已过,便大摇大摆回到镇上,但卢建军同学防着一手,没回自家搂媳妇,而是去到郑学武同学家,让郑学武同学滚一边去,搂住郑学武媳妇就要日,郑学武媳妇正过月经,从裤裆里抽出血糊拉叽的一条给他看,卢建军同学就让郑学武媳妇叫来陈学兵媳妇,刑警队半夜时分破门而入,卢建军同学正把陈学兵媳妇日得哼哼叽叽,就一勺烩了。上手铐时,卢建军同学说:“你比我那烂屄老婆长得好看,也比我那烂屄老婆叫得好听,老子喜欢你这味道,今天没尽兴,等着老子出来娶了你,天天日。”几天后,陈学兵同学把媳妇接出看守所,但媳妇连声屁都没放,直接回娘家重新待字闺中。数月后,老子看见陈学兵同学和媳妇走出镇政府民政办,就知道两人办了离,于是把陈学兵同学叫进老子的办公室,本想安慰他节哀顺变,没料到斯大林的臭屄说:“谁家的锅底没黑呢,谁的媳妇不让别人日呢,只不过我陈学兵运气不好,满世界都知道陈学兵的媳妇让卢建军日了,等于我把黑锅翻过来顶在头上,别人的媳妇让人日了,没人知道,黑锅没有翻过来罢了,你将来要是有了媳妇,你媳妇也得让别人日,就看黑锅是不是翻过来……”老子抡圆胳膊狠狠抽了两个耳刮子,把墙壁震得铮铮响,陈学兵同学捂着脸落荒而逃。五年后,陈学兵同学又去到公安局找老子,这一回斯大林的臭屄很谨慎,说他跑运输的卡车让交警队扣了,要罚八百,老子没问扣车原由,捞起电话打给交警队,人家就放了他一马,陈学兵同学千感万谢,说是要给老子送条好烟,直到老子两腿一蹬咽了气都没照面。又过两年,卢建军同学功德圆满修成正果,一出狱便坐庄主持大局,本来是卢建军同学与陈学兵同学之间的一桩旧生意,但卢建军同学出于革命的需要,硬拉郑学武同学入了新股,经过资产重组,卢建军同学娶了陈学兵同学的老婆,陈学兵同学娶了郑学武同学的老婆,郑学武同学娶了卢建军同学的老婆,至于郑学武同学的儿子的归属问题,由直接当事各方协商解决,相关程序合法,相关法律手续完备,花儿好,月儿圆,革命星光大灿烂。

        日落西山红霞飞,成群的麻雀扑楞楞飞过厕所上空去投林,那时的牛粪王就像雄踞在天安门城楼前的大石狮,威风凛冽地守护着三年级革命人民的劳动成果。五个牛粪堆就摆在那里,只要眼不瞎,瞎一只也没关系,谁大谁小一目了然,但李老屄还是要走过场,群情高昂的三年级革命人民也唯恐李老屄不走过场。李老屄来了,神采奕奕,后面跟着五个班主任,只有梁小屄容光焕发。各班都站成队列夹道欢迎,而三年级革命人民的掌声最热烈,三十二双眼睛死死盯住李老屄手上那朵一颤一晃的光荣花,六十四颗眼珠子都放射出蓝幽幽的光芒。李老屄说:“这咋还设个供桌,供这么大一坨牛粪?”梁小屄说:“不就是调皮捣蛋出洋相么,我看同学们围住这坨大牛粪高兴成那样,不想伤害拾牛粪的积极性,就没管。”李老屄说:“啧啧,真是神奇,比牡丹还好看,说国色天香都不过份!你们看,这顶头的三块牛粪不像过年时用白面蒸出的三个大寿桃么?啧啧,我真想跪在地上连磕三个头,咱三年级班的同学能在劳动中发现美好事物,懂得欣赏美好事物,这就不简单!这要是让曹金山那好驴都不下的见了,又说咱是搞封建迷信活动,大罪一桩。”梁小屄说:“我也觉得把这么美好的牛粪送给哪个生产队施了肥,那就是焚琴煮鹤,暴殄天物,李校长要是真喜欢,那就指定一块合适的地方,我让学生重新安置。”李老屄说:“这么珍贵的东西,摆在这臭气哄哄的地方肯定不合适,但我一时还真想不好合适地方,学生毛手毛脚的我不放心,等我想好了,就咱几个老师动手吧。”梁小屄说:“严正声明,这不是巴结,不是贿赂,跟检查评比没有任何关系。”

        李老屄高高举起光荣花说:“我宣布,三年级班在这次拾牛粪竞赛中获胜,赢得第一朵光荣花!”

        “乌拉!乌拉!……”三年级革命人民欢声雷动,其他班的学生很不情愿地报以稀稀拉拉的掌声。

        李老屄说:“希望先进更先进,后进赶先进,班班都有光荣花,支援农业大丰收!”

        梁小屄脸上泛着红潮,伸出双手去接光荣花,但李老屄似乎已经忘记手上的光荣花,马上又啧啧地欣赏起了牛粪王,然后说:“其他各班的同学们在劳动中还遇到啥稀罕事,说出来让大家开开心。”

         梁小屄窘迫地缩回了双手。

        二年级一个小女生说:“报告!我在山坡上捡到一张反革命传单,一眼都没看,藏在牛粪筐子里,谁都没告诉,回来的时候交给一个公社干部,公社干部表扬了我。”

        李老屄高兴地说:“瞧瞧,瞧瞧!咱二年级的小女娃都比那好驴都不下的懂事!班主任记下这小女娃的名字,六一儿童节表彰,奖励一个文具盒!”

        一年级一个小女生说:“报告!是我先看到一块会动弹的牛粪,董小芳就跑过去跟我抢……”

       另一个小女生马上说:“报告!明明是我先看到那块会动弹的牛粪……”

        李老屄皱起眉头说:“我这咋越听越糊涂呢?牛粪也会动弹么?”

        第一个小女生说:“会动弹,我俩吵架的时候,牛粪就不停地动弹……”

        另一个小女生说:“架还没吵完,会动弹的牛粪就不见了,我俩赶紧找,咋都找不见。”

        没有封号的四年级班主任说:“呀!是蛇!一条盘起来的黑蛇!”

        李老屄两眼翻着白,身子一歪,软软地瘫倒在牛粪王上没了气,五个班主任手忙脚乱,又是按虎口,又是掐人中,一直折腾到天色黑下来,才算把李老屄救活。牛粪王早就稀巴烂了,三年级革命人民倒不在乎,但光荣花也是稀巴烂,跟牛粪王的尸首混在一起,三年级革命人民痛彻心扉,悲愤无泪。

        “好歹让我死了吧……我咋就忘了山上有蛇呢……我再不敢让大家拾牛粪……”

        老子也希望李老屄好歹死掉。老子早就恨死了李老屄。李老屄不但掌握老子那个秘密,还把老子的秘密告诉给梁小屄,老子不恨她恨谁?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